利来w66网址备用登录
  咨询电话:13908910890

利来w66官网有限公司

商品现货市场要遵循两个变现原则

    下载APP 阅读本文更深度报道

    商品现货市场要遵循两个变现原则

      按:从作为或成为一般等价物的特殊商品——货币,到通货及所谓的“硬通货”,无论是有基于此的商品市场、资本市场及金融市场,还是这些市场各自或相互不断“裂变”的衍生品市场,变现!变现!再变现!就成为无数种类资产不断“入市”的不二法则。那么,对于商品现货市场来讲,其吸引诸市场参与主体“入市”变现的“理由”,又有哪些呢?

      在笔者看来,基于商品生产流通的计划性和市场化需求,商品现货市场主要有三条或三类变现途径:一是现金;二是现权;三就是现货本身。如此说来,商品现货市场及其商品生产流通所基于的所谓现货期权,无论其是“母本”、还是“父本”,都将因此而衍生出种种的变现、变现、再变现的“创新热潮”。在此,笔者仅仅粗略地谈谈其中的现权和现货的变现。

      首先,。

      1、商品权益;2、资本权益;3、现货期权;4、订单;5、仓单;6、注册仓单;7、标准化合约;8、类标准化合约;9、非标合同10、在产品;11、产成品;12、交割品;13、交割库;14、商品库存;15、计划库存……

      空洞地列出上述几个,固然很重要,但更为重要的,是除了在产品、产成品、交割品,和本文所涉及的现货期权、现权、现货一一对应之外,其中的其他部分都与商品现货市场的整体交易产品、服务产品及其产品体系的设计、开发与应用,以及这些产品的体系架构密切相关——当然,也少不了与之相配套的交易模式、规则等。

      比如商品权益与资本权益的混淆,必然导致商品现货市场类证券的产生及衍生;比如现货期权与期货期权不分,必然导致商品现货指数不能成为商品现货市场的融、投资工具,而沦为不伦不类的交易品种;比如商品现货订单沦为仓单,并滑向类标准化合约,是商品现货为类期货所诟病的重要原因;比如在产品、产成品及交割品三位一体的商品现货市场,其交易产品——甚至包括配套的服务产品——等产品体系没有建立,使商品现货市场极其缺乏自身所亟需、并相配套的产品运营体系;再比如只注重交割库而忽视交割品体系建设,使商品现货及其电子交易市场——甚至包括B2B等大宗商品电子商务——“最后一公里”建设存在严重的缺失。如此等等。

      好了,开始切入本文主题。

      基于拙作《现货与期货市场各自的内在逻辑关系》所展示的图例:

    

    

    

    

    

      本文集中简要表述的所谓“两个变现”,并不包括已经被这样或那样的交易模式“创新”而脱实就虚地被滥用、透支的变现金,而是或专指向实脱虚的现货期权变现权和现货——这两个变现。同时,即使是所谓的现货期权,也是与在产品的商品交易密切相关,并与其现权——即相应的产成品的商品交易,以及其现货——即相应的交割品的商品交易密切相关的。

      其次,商品现货期权变现权。

      对于商品现货市场的价格实现及交易功能而言,现货期权不仅仅是一种风险对冲工具,更主要的是商品生产流通的、包括现权和现货及现金在内的变现工具;是因应商品生产流通的计划性及市场化的共同需求,而应运产生的有别于商品期货市场期货和期权的、自身所必须具备的市场功能。

      要使商品现货期权,为补上商品期货及其期权只具备套期保值的、被动的风险对冲,而缺乏主动的风险控制的市场短板;为补上商品期货市场只具备价格发现、而缺乏价格实现的市场功能的短板,并最终形成自身所特有的交易产品及其交易模式、交易规则等交易体系,商品现货期权变现权的市场交易产品、模式及规则设计,就必须遵循以下一个宗旨、四项原则:

      这个主旨是:商品现货期权的一系列创新性交易和服务产品,以及其交易模式、规则的设计,都是为了主动地应对市场的不确定因素,去为商品的计划性生产流通服务。而这个服务的本身,又必须是市场化的。

      这四项原则:一是基于商品权益的原则。这个原则的确立、遵守,是商品现货市场规避被打入类证券“牢狱”的关键;

      二是基于在产品订单的原则。这是规避诸多名为仓单、实则类标准化合约——甚至沦为所谓的二元期权等期货或金融衍生品,并最终导致因背负类期货及金融衍生品之名而被监管当局苛责的关键;

      三是基于履约保证金的订金原则。这是规避交易保证金所带来的杠杆风险及市场责任,并在另一方面优化基于服务实体经济,以及优化其产业、企业和资本之供应链金融的重要方面;

      四是基于商品生产流通供需的随机行权、交割的变现原则。这是把商品现货期权、现权、现货及现金,四位一体地融为真正能够服务实体经济,以及其相应的产业与金融资本投资需求的市场体系的重要方面。

      为实现上述一个宗旨、四项原则,商品现货市场的、包括其现货期权在内的有关交易产品——甚至包括服务产品,以及其交易模式、交易规则的设计和应用,也将是系统性而多方面、多层次的。在这里,笔者只简谈以下两点有关商品现货期权变现权的市场作用:

      一、商品生产流通的计划性与市场化的结合。事实上,商品生产流通的计划性,是商品现货期权存在与发展的前提条件。而商品现货——尤其是大宗商品现货生产流通的大投入、高库存和低利润等基本需求,则是其亟需以计划性的商品生活流通来给予保障。如何通过商品现货市场的、为其量身订制的交易产品、模式和规则,并以市场化的手段为之排忧解难,是商品现货市场通过商品现货期权的、包括变现权在内的诸单元的变现,来服务所谓的实体经济及产业资本,并因为这个服务所具有的商业价值及投资利润、投资安全而吸引金融资本投资,从而通过产业及金融的各求所需、相互融通,来实现各自和共同发展,是商品现货市场利用现货期权等产品功能,为之服务的重要方面和责任。

      二、商品生产流通所亟需的成本控制和利润预期。无论是商品生产企业的、从原材料到产成品的多商品库存,还是商品贸易企业的单一商品库存,其商品采购、销售的计划性及其利润预期,都将表现在商品库存的成本控制方面。其中,除了高库存会带来企业的投资经营风险之外,低库存同样会带来相应的企业投资经济风险。而这些风险,实际都表现在商品价格的市场变化及实现方面。而这,恰恰是商品现货期权交易产品及交易模式、规则设计及应用“大展拳脚”的用武之地。

      比如在商品期权变现权中,相应地设计按期变现、随机变现及展期变现、掉期变现等等交易产品、服务产品,以及其相应的交易模式、交易规则等,将充分体现商品现货市场服务实体经济、资本投资及其产业、企业的实质。并也将有关商品生产流通厂商的成本控制、利润预期,较之仅具备被动的套期保值之类的、所谓价格发现功能的期货市场,去在更具主动地进行商品价格实现的、从现权到现货及现金变现等市场功能的商品现货市场上实现。

      第三,商品现权变现货。

      如果说,商品现货期权变现权——甚至包括变现货,已经挂羊头卖狗肉地被所谓的二元期权式的“微交易”,严重扭曲——甚至篡改了商品现货期权对现权、现货的变现价值及价格实现的话,那么,商品现权变现货,则在所谓仓单或类仓单“点石成金”的、从类标准化合约到类期货及类证券的交易中失衡了。这其中,最严重的失衡,就是商品现货市场借助产成品的库存——即其所谓的集中托管、现权发售及所谓的供应链融资等现权交易“创新”的极度“发达”,而使商品现货价格及价值实现的“最后一公里”——交割品的、包括商品现权变现货及现货与现金的互为变现,无论是从其交易产品、服务产品方面,还是从其产品体系方面,都因现货市场极其需要的交易链的“截留”或阻隔而匮乏、缺失了。

      对于商品现权与现货的认识,要从商品产成品和交割品两个方面及其整体,并且还要从商品交换和消费两个领域,去认识、理解及把握。并从区别商品现权与现货的异同中,去设计商品现货市场的交易产品,以及配套的服务产品及其产品体系。

      就目前国内所谓的商品现货市场而言,在现权方面,无论是大宗商品市场的所谓OTC及泛亚等“模式”,还是权益类市场的份额化和发售制等“模式”,其实大多是假借仓单的名义、而行类标准化合约之实,来构建其名实、实虚的交易标的或交易产品的。其中,最典型的,就是无论是实物仓单、还是虚假仓单,大多都在实际的市场交易活动及交易产品或品种“创新”中,人为地割裂了商品产成品与交割品的不可分割的联系。甚至包括供应链金融、贸易融资等,亦是假借产成品库存或仓单之名,行融资、变现金之实。而至于商品产成品向交割品、或商品现权向现货转化,以及因此融通商品交换与消费的市场交易要求,则更是视而不见。如此一来,商品现货市场的现权虚拟化,以及商品现权变现货之间的隔绝,就使得我们不少的所谓商品现货市场,成为“招牌”的“挂羊头卖狗肉”的市场。

      因此,除了在此不谈已经“很发达”的现权变现金——这类诸如“纸黄金”或“商品货币”的、包括商品期权和现权的金融化等问题之外,在这里所主要谈的现权变现货,就是商品现货市场亟需“接地气”的、产成品向交割品转化,或者是库存商品转化为生产、贸易及消费所需的商品变现的问题。而在这个或这些问题中,最重要的,莫过于通过商品现货市场的电子交易和电子商务的系统配套,来完成商品现权变现货、供给保需求的“最后一公里”的变现通道问题;莫过于商品产成品交易和交割品交易的交易产品、服务产品及其交易模式、交易规则的系统性架构问题。

      在现货方面,交割品体系建设,是商品现货及其电子交易市场——甚至包括B2B等大宗商品电子商务——“最后一公里”的建设。这其中,不仅仅包括现权变现货,还包括现货期权变现货、现货变现金等。更值得我们关注的,是交割品体系建设,对于商品生产流通企业来讲,将意味着除了利用资本市场进行产业整合和企业及市场扩张之外,还可以在商品市场领域,通过其交割品体系的建设,来实现异曲同工的产业整合和企业及市场扩张的目的。不过,令人遗憾的,是目前绝大多数的所谓商品现货市场,在这“最后一公里”的建设方面,却“遗传”了商品期货市场过于注重单一的交割仓库的建设,而严重忽视了基于商品现货市场需求的交割品体系的系统建设;严重忽视了基于商品现货从在产品(期权)到产成品(现权)、交割品(现货)的两个变现,以及其在变现中实现的商品价值生产、交换及消费等市场需求,所亟需搭建的市场第三方运营体系的系统配套。如此等等。

      最后,还有没了的话。

      这里的话,很乱、并有些杂,但也有其章法、章节。

      比如所谓的期货,笔者认为更主要的是表现为:首先是期权变现金,其次为变现货。因此,其中的所谓开仓、平仓及移仓等交易目的只有一个——那就变现金。而现货呢?首先表现为期权变现权,其次是变现货和现金并举。因此,其中所谓的按需随机行权、交割,就成为商品现货市场基本或必备的交易机制。当然,如上篇及此前文章所例图示,商品现货从期权、现权到现货本身的变现金。因此也可以说,商品现货市场的“变现通道”,其实远比期货市场多、且更加实际。当然,也因此使商品现货很容易“弄巧成拙”地“创新”出所谓的类期货、类证券等似是而非的“东西”。如此一来,这就要看我们的所谓这样或那样现货市场,如何确定、构建自身市场的变现原则和通道,并为此建立一系列客观、系统而科学的市场交易产品及制度体系了。

      对于本文的所谓商品现货市场的两个变现而言,笔者其实是要为其市场所服务的产业、企业及投资者——当然也包括管理、监管经济社会及其市场的政府,利用商品市场,进行其社会经济和市场及企业与产业的、从商品生产流通的规模化和市场化的产业整合及市场经营中,找到或提供必要的市场敞口。值此,如果现货市场不能通过2+1(即变现权、变现货+变现金)的市场敞口及其服务,为商品生产流通贡献出其“不世之功”,那么,这将不仅使相关行业企业陷入“颠沛流离”的投资经营困境之中,并进而将连累整个产业行业——甚至相关的经济社会,陷入相同或相似的“颠沛流离”的市场及社会发展窘境之中。

      中短期暴涨——请市场能够为包括商品、资本在内的社会价值生产流通者变现金;反之暴跌——就请市场能够为包括商品、资本在内的社会价值生产流通者变现货……如此这般的市场波动的“政策干预权”,真应当交给市场。如果做不到,那么,从政策到法规废止这个市场就好了。而对于中长期垄断性上涨或下跌、且完全脱离了市场实际,那么,再请政策当局“出马”吧!因为,这将“伤筋动骨”到从产业到市场的、整个经济社会商品生产流通领域——不管是其中的生产者、消费者或贸易者。这时,政策当局才是或才能真正地成为代表公共或公众利益的代表者,而为人们所尊重地行使从政策到法规的权力,并因此使其公权力、公信力名副其实。

      两个变现——期权变现权、现权变现货,是架构多层次、全方位的商品现货市场交易产品、服务产品及其交易模式、交易规则的基本设计原则。其“终极”目标,就是通过现货市场的所谓两个变现,确立、并实现其商品生产流通的价格实现功能。同时,现货市场建设与发展的核心原则,是通过计划性的价值生产流通的市场化,以及市场化的价值生产流通的计划性,来服务实体经济;来服务包括商品价值、资本价值在内的社会价值的生产流通。

      此外,笔者还要格外地提醒一句:商品现货期权、现权和现货的所有交易标的,都应当是实标,而非虚标或似实而虚的交易标的。比如以现货仓单为市场交易标的,并因之所产生的所谓供应链金融来讲,如果其仓单本身就是虚假的交易标的,那么,其中仅仅以所谓的应收、应付的商业模式——还不包括金融模式,就可以布局在现货期权/在产品、现权/产成品和现货/交割品的诸多商业及市场领域之中。如果一旦其交易标的为虚标,那么,其后的现货市场的商业价值,无论对哪一个市场参与者来讲,都将是建立在“豆腐渣工程”上的海市蜃楼……

      跋:变现!变现!还是变现!对于商品现货市场来讲,无论不同的市场参与主体,追求的是哪一条、哪一类的变现途径,最后都将殊途同归的实现其从商品价值、到资本价值生产流通的增值目的。因此,为了服务商品生产流通厂商的这个根本目的,商品现货市场就必须建立基于自身市场内生力的商品,以及自身市场所需要的外生力的资金,这两个流动性的经营管理体系。这也就笔者在下篇《亟需建立两个流动性体系的商品现货市场》中,所要阐述的主要内容。

     

    

    (责任编辑:陈姗 HF072)